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陈士东居士:伏藏略说


   日期:2021/1/10 20:21: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伏藏略说

陈士东

      伏藏之字面含义即埋伏之宝藏也,此词之应用于佛教中有显密两说,显宗经典谈伏藏多为譬喻,其意易明,而密宗之伏藏则实有其事,学者切不可因字面之意而错会其意,将显宗混为一谈。盖显宗之譬喻,如贫女家中有伏藏,贫女不知之,智者教之发掘,以譬一切众生具有佛性而流浪于三界,佛为说法开示之也。例如《涅槃经》七曰:“善男子,如贫女人舍内多有真金之藏,家人大小无有知者”。又如《无量寿·如来会》曰:“最胜丈夫修行已,于彼贫穷为伏藏”。密宗之谈伏藏,不似显宗多为譬喻,只按字面之意理解便可,然此埋伏之宝藏,绝非仅为世间意义上的金银,而是多指诸佛之宝、佛法宝藏,当然这其中也自然包括了世间之物品。伏藏之事虽起源甚早,但在西藏此词之最早应用乃用于宁玛派,这是因那些以莲花生为宗祖的宁玛派门徒热衷于此道故。今有些人认为伏藏的出现主要因由是公元九世纪初藏王朗达玛灭法才有了伏藏,那么在朗达玛之前是不应有伏藏物的,如此则否定了莲花生及其更早埋藏的可能,然而现今发掘的伏藏中不仅大部分是莲花生时期的,而且还有比这更早即松赞干布时的物品,如一切智克主杰(一世班禅)在其著述中说:“有一些人士曾这样说,往昔法王松赞干布曾在树叶柱下埋有目录纸卷,后来空行母向阿底峡说出此事的悬记,阿底峡取出埋葬的三个纸卷―――诸大臣所著的‘月光如意’;诸王妃所著‘白绸明鉴’;松赞干布自己所著‘松赞干布遗教’。”这说明伏藏的起源在西藏是很早的,另外伏藏也并不是只西藏独有,古印度也有此事项的。如《土观宗派源流》中所指出:“天竺古来就有,藏地其他宗派中,也是素见不鲜的”。称伏藏始自朗达玛灭法的人请回答,难道古印度的伏藏也是因朗达玛灭法造成的吗?其二是,朗达玛灭法的主要对象是佛教,而支持朗达玛这一举动的是本教徒众,既云佛教僧人因其灭法而埋以伏藏,那么本教徒众的经典理应不伏藏而公开宣扬,何以本教却出现了伏藏呢?据记载,本教也有伏藏,约产生于公元八世纪藏王赤松德赞和热巴巾中兴佛灭本时期,《本教史》(嘉言宝藏)载“五大秘密经文宝藏和一千七百小经文宝藏被藏匿起来了。在国王的每一个寺庙里都藏了一部本教经卷,同样还有许多经文宝藏藏在深山、岩洞和塔子里等地方”。另外,本教也有伏藏师,其掘藏方式与藏传佛教密宗大致相同。这更加说明伏藏并非起自于朗达玛时期,因为与佛教敌对的本教在赤松德赞时就已有了伏藏。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伏藏的起源是很早的,它产生的原因也不仅仅是为了躲避灭法等因素,有的时候是为了居安思危为了教法长久兴盛而作出的伏藏,因为伏藏一则可于无教典时取出以资传播,所以我认为不必对伏藏确定起于何时,因其本非某世某时之藏故,如我们汉地不也是历朝历代均有建塔以藏舍利、经典、法器之类的佛教文物之事吗,其实这何尝不为一种“伏藏”呢?不过是没有藏地那么富有传奇、富有埋葬及掘藏之规矩。
     但依记载而论,朗达玛时代确实留下很多伏藏,其与早些时期的莲花生时代伏藏可谓并称两大伏藏时代(指佛教密宗的伏藏时期,本教则与此不同,目前我们还无法比较出哪个时代伏藏经典及物品比较多些,但大部分人倾向于莲花生时代比较丰富,莲花生的伏藏也最珍贵,原因是莲花生大士预见到无常和业力将使佛法在未来日月中不断遭受劫难,为使佛法精髓得以保存,故而广为伏藏。《土观宗派源流》中说:“将很多修习共不共两种悉地的教授作为伏藏埋葬,大力加持,令不失坏,付与守藏护法神掌管,并发净愿,愿此法得遇有宿缘的化机。则先现取藏的预兆,由谁取藏,应将取藏者的名号氏族、容貌等记在取藏的简札上。若时地与取藏人一切缘会具备,则将此藏取出,以之普传有缘”。这是一个动人的伏藏事迹,儿时,我常听闻老辈人讲一些诸如龙、巨蛇、猛虎守护宝藏的故事,也听说一些会法术者进山入林取宝的传闻,但那些故事似乎离我们很远,好像发生在另一个国度,但莲花生大士的伏藏却真的存在了,且现今仍有人取出伏藏。老辈人口中传出的取宝故事,似乎说明只要有勇敢的精神、不屈服的耐力,就会如愿以偿,且有的取宝者常怀私心,将宝物据为己有,而莲花生的伏藏却非是有耐力就可取到的,且取到者均予以传扬。另外,在此我们还要说明一点的是,现今有人解释伏藏为埋藏,或认为所藏之物全为经典,如某学者谓伏藏为“藏传佛教对从地下、山洞等处发掘而得的佛教典籍的总称”。实际上这个定义误处良多,一者不是藏传佛教有伏藏,西藏原始本教亦有伏藏;二是伏藏的方式不全然都是埋藏,而且也不限于大地中,对此大家可参看《莲花生大师本生传》及其他一些有关文献,在大师传记中专有五章是讲伏藏与伏藏师的,对伏藏种类(经典、法器、财宝等十八种,包括心传之法、世间万物)、地点(约一百三十个岩窟及秘密地无数,据说天上、地下、水中或现今所谓“多维空间”无处不存)以及发掘伏藏之时间(由古至今)、人物(据《宝伏藏》、《伏藏师传》、《宁玛派历代上师传》统计,历史上著名的伏藏师有二千五百多人,最为突出的是“八大林巴”,即莲花生的八化身)均作了详尽的预言。第三,伏藏之物不尽都为经典,虽然以经典为主,但亦有与经典无关的物品如法器、财宝等物,《莲花生大师本生传》中称:“伏藏中除了狗尸啥都有”。根据我所知,略述一下伏藏物件,以便大家对其有个详尽的了解。如法王赤松德赞时,曾夺来巴达霍人的大批牲畜,莲花生从中挑出一头神公牛,一头白鼻梁母牛,再加各类牲牛共计108头,把它们当做伏藏藏在山中。这些伏藏牛经过繁殖,增加到了三千万头,格萨尔与他的勇士用箭射开了山岩上的伏藏大门,把山洞中伏藏牛引出来。又如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艺人格日坚赞说:“由莲花生和他的弟子留下的《格萨尔》故事,是藏在宇宙和灵魂中的,只有掘藏艺人才可以发掘”(《格萨尔学集成》中册1871页)。这说明伏藏并不完全都是埋在地下,如《格萨尔》故事就藏在宇宙和灵魂中,可以说掘藏师是凭知见之慧去发掘这一伏藏的,故此《格萨尔》说唱人都属无师自通的“神授”者。经我们研究,伏藏的物品亦是万分广博,可谓应有尽有,其中有故事传说如《格萨尔》,例如《格萨尔王传》手抄本的编者、收藏者和传播者,主要是宁玛派的伏藏大师,他们传抄《格萨尔》,被称为“伏藏”的抄本。经典当然更是数不胜数,如莲花生将《秘密金刚乘续部》诸经及许多修法,装入那不坏的宝箧中,盖印严封,埋藏在岩石或其它地方,用定力加持,使经久不坏,并祝愿具缘者获此法宝。伏藏中亦有无数的珍宝,如直至今日,有些藏人深信从地下掘取黄金会使土地贫瘠,这条规定即来自莲花生时代,据说他是第一个使西藏土地有黄金的人。德中地名也含有宝矿之意,这是由于莲花生当年在此埋下许多宝矿:嘎拉土矿(此土可食用),温泉水矿,财宝之矿(德中深山有一自然显现的方形门即未打开的财矿之门)。还埋下人矿,人矿即康珠―――空行母之矿,每隔若干年,便有一奇女子被认定为益西措杰的化身,本世康珠名康珠丹增曲珍。
     有伏藏就会有伏藏师,伏藏师在藏语中被称为“德冬”,其意为“发现法宝的人”,正是这些伏藏师的出现,才使藏密大法保持兴盛至今,从而形成了藏传佛教独具特色的伏藏传承。藏传佛教传承方法有很多,如佛密意传承、持明表示传承、授记传承、伏藏传承(又称埋藏传承)、甚深净境传承等,伏藏传承即是其中一种,这种传承规矩十分严格,俸怀邦说,埋藏传承很复杂,埋有埋的规矩,挖有挖的规矩,掘藏时,稍不留意就会得麻风病毒,其中有一层就有麻风病者,不按程序会遇上此病毒,一块一块地掉肉,所以说要懂得埋藏传承的人,一般都是他的转世或是他的亲近人。俸怀邦这种说法是比较正确的,伏藏确有很大的危险在内,但对埋藏者的化身来说,则不是十分困难的事,但若掘藏人不对机或时机不到,那也是不能取出的。如位于玉树县巴塘乡的卓玛邦杂寺,是直贡噶举派创始人仁钦贝创建,该寺后山有一山洞,深邃莫测,据传早年仁钦贝曾将主要法器经典密藏于此洞。本世纪四十年代,玉树地区直贡噶举派寺院组织以掘藏师代东喇嘛为首的40多僧人入洞寻伏藏,结果死伤多人,一无所获。近年来又在准备组织人务入洞寻藏,对此国外直贡噶举寺院亦表示给予支持,现状如何还未得知,但时机不到是绝不会取出的。又如晋美彭措法王是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化身,列绕朗巴曾取莲花生所藏山中伏藏二十多卷,晋美法王此世也有开发伏藏的功能,他在六岁时便取出很多伏藏,但由于征兆不吉,虽有莲花生等许多持明者授记所说的开珠日神山门一事,也因此而暂推迟了,这说明时机不到纵有法务也是不可以开取的。另外,前面已经说过,能开取伏藏者绝不会是普通人,人们看到了伏藏师取伏藏物品时那神奇的景象,而忽视了他们在此前日以继夜的苦修行,如莲花生大士指出:“遭到敌人迫害者、仁者沉默者、麻风病患者、贫穷但修行者、遭仇人追者和负债累累的人,受到威胁又没有权力的人有发掘伏藏的缘份,与伏藏无缘的五种人:占据王位握有权力的人、享尽荣华富贵的人、人财两旺不愁衣食的人、欲壑难填心烦意乱的人、手巧眼快心细的人,这些人没有伏藏的缘份”。莲花生大师并对伏藏师做了明显的授记,如“九大功德”、“十大正确”以及名号姓氏、相貌特征、出生区域等。在传记中大师做了一些告诫:“有缘遇到我的伏藏时,神鬼人以静凶两种形式现”,“与人相处难以获功德,长修行利他成就自然现”,“佛法深奥的地方妖魔鬼怪也猖獗”。不可说历史上没有伪伏藏与伪藏师,有此伏藏纯系后人托古人之伪作,大士对此亦有预见,故他对鉴别真伪藏师有详尽的说明,对此大家可参考大士的传记,我于此处略引一段以求大家有个先期的了解,“凡是积过德的,才能见到密如晨星的掘藏师;一个时间里,不会出现几个伏藏师,买卖渝盟的伪伏藏,无疑是佛法的凶手,宣传这种伏藏也有罪”。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有伪伏藏便断定没有真伏藏,不能因有假伏藏师就把所有伏藏师都一概而论,如《莲花生大师传》是雅尔杰·尔金林巴于水龙年四月初八日月曜星翼宿出现时,在雅尔隆玻璃崖堡垒山莲花玻璃岩洞的守卫神入曜罗喉罗星神的心部里发掘的,这一伏藏完全符合大士的悬记,故为世人所敬奉,拉杰王子的化身、十三辈均为伏藏师的尔金林巴因发掘了以《佛语汇总》为主的无数佛法而著名,被誉为疯伏藏师。历史上很多伪伏藏师,但尔金林巴发掘的伏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爱挑剔的学者也没有找出毛病来。还有藏密名著《西藏度亡经》(又译为《中阴得度》),也是伏藏经典之一,此书乃莲花生大士所讲述,由持明羯磨林巴发掘,羯磨林巴即八大伏藏师之一。令人钦佩的嘉祥饮则旺保(1820-1892)是清末高僧,生平受过新旧密宗、地伏藏、复伏藏、精神伏藏、回忆、净相、耳传等八种传承,通晓多种密法,这样的伏藏大师出现对伏藏传承来说无疑是有巨大影响的。忆及古时,四大伏藏确曾震撼人心,娘尼玛俄色(1124-?)、古茹·却吉旺秋(1212-1273)为最有名的掘伏藏者,他们所出称为上下两大伏藏。十五世纪热特那林巴将其汇集刻印,称“南部伏藏”;十六世纪时仁增郭吉登由坚发掘并印者,称为“北部伏藏”,现今我们看到的许多密宗法本即来自于这些伏藏,可以说这些伏藏与伏藏师对密法的传播所作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土观宗派源流》指出:“因然有一类名为掘藏者,他们是将自己所伪造之法,先事伏藏,后假作掘取,此系为伪法;然而发掘的真实伏藏,亦为数甚多,切不可一概加以谤毁!”
有人以为奇迹都是发生在古时,现今的世界已很平淡,我们说绝不是这样的,奇迹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所以有人类就会有奇迹发生,时至今日,被埋伏之伏藏仍在不断问世,伏藏师也屡见不鲜。如十九世纪的西藏出现了一位名秋吉林巴的伏藏大师,他的事迹正广为流传着,有一则说,某个月圆日的正午,他远游某地,刚刚被人迎请上法座,忽一跃而起奔出门外,策马驶入一湍急的河流中,良久高举一卷黄色的羊皮经书出现在惊愕万分的人们面前。他在喝茶时,于瞬间见到佛母益西措杰对他说,河里有只大鳄鱼管着伏藏,那是她按莲花生咐嘱藏下的,护法神化现的鳄鱼将在满月这天正午闭口,如闭上口,六十年内将无人取出藏在它口内的伏藏,此伏藏中有许多忿怒本尊的法门,适合现今社会,因此在佛母指示下及时从鳄鱼利齿间夺下这部利益众生的密典。当代宁玛派大成就者晋美彭措也是一位伏藏大师,他童年就有开发伏藏的能力,至今已取出不少的伏藏物,他取出的《金刚萨垛修法如意宝珠》,尤与汉地众生具有大因缘,此法之影印件我曾阅过,相信这一伏藏是真实的。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有人以为伏藏师都是男的,其实伏藏师也有女的,久嫫曼摩便是一位出现于十三世纪的著名女伏藏师,她幼年失母,每日辛苦放牧,一次在莲花生禅修过的一洞穴边睡去,梦见一群空行母在洞中举行密续仪式,金刚亥母从岩石中取出一部发黄的经书放在她头上,预言她将开悟。醒后,她性情大变,行为古怪,人们称她“久嫫曼摩”,意为“被神附身”“并将那部睡梦中取得的伏藏《空行母秘密总集》称为“久嫫曼摩的发现”。后来这位“睡梦空行母”、著名伏藏师秋旺上师的智慧配偶,在西藏中部一山巅举行一个金刚会供后,象鸟儿一般飞向空行净土,而她传的法门至今盛行。益西拉姆《卡西康珠及其传奇》中谈及出生于一九三六年的女伏藏师卡西翁姆,其中,康珠(即空行母)的一位随从讲到:“…康珠甲右手中指和拇指抓住榔头,慢慢抬起。榔头在头顶上转一圈,轻轻地碰了一下石柱,我听见很微弱但清脆的一声“铛”…这时手电光照见刚才榔头敲打处,有一个直径约二十厘米的洞。康珠伸出左手,将整个手臂都伸进洞里,像是在拨什么,发出了响声。‘让他们递一块砖头’,康珠对我说。石头传上来了,康珠接过并在石头上敲了一下,只听得洞中响声如惊雷……我看见康珠又将左手伸入洞中,取出一尊金灿灿的佛像。她从怀里了一块蓝色的丝绸包好佛像,将佛像递给我,我轻轻地将佛像装入怀里。这时康珠将珊瑚、珍珠、五谷等用哈达包好,放入洞中,再将洞口关上。她有意将一节哈达掉在洞外,让众人看清楚,并告诫大家在三年内不要对外人谈到此事”见《雪域文化》一九九二年春季号)。
   多么激动人心的伏藏,多么神奇的伏藏师,尤其是伏藏中的密法,更令人向往。据目前统计,伏藏中大部分为密法,有的已近于失传,另外一些诸如前弘期所译典籍及有关历史、医学要籍等,是不可估量的财富,相信随着更多伏藏典籍的出现,我们对密法的了解必定会更为透彻。但是我们也不容过分乐观,因为目前社会对开发及利用伏藏有意无意地制造一些障碍,据载掘藏师珠托额珠曾向三个青年传授过《发掘伏藏之传承》,即把埋藏的信息通过功能复制还原,我相信随着伏藏师不断努力,定会排除一切困难,将佛法宝藏尽数展现于世人。最后,以《莲花生大师本生传》中一段话来做为本文结尾,愿有志者开发莲花生大士的伏藏,学习开发自己内心深处的伏藏。

我要书记佛法
然后进行伏藏
劫末众生难调伏
不能没有伏藏
这类书籍一书写
佛法就能得发展
如果离开慈悲之钩
浊时众生去求谁

原载于《菩提心》1999年第3期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