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陈士东居士:唐密源流略讲


   日期:2021/1/11 12:23: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唐密源流略讲

陈士东

唐密又称汉密,主要是指唐代由印度僧人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在汉地弘扬的密教,由中国传入了日本,故此本文所讲述的唐密源流也包括了日本的密宗,这样大家对于唐密的全部传承过程会有一个更为全面的了解。

一、中国汉地密宗

密宗出现在中国,大约是在公元三世纪前叶,邱陵老先生说是约在三国汉献帝到晋惠帝之间。据佛教史书载,公元230年竺律炎在扬都译出载有明咒八首的《摩登伽经》(二卷);同时三国的东吴译经家支谦,也译出《佛说无量门微密持经》、《七佛神咒》、《八吉祥神咒》、《华积陀罗尼神咒》等密咒典籍。由竺、支二人所译的典籍比较来看,支谦的译经所涉密咒成份更为显著,所以有人认为他当为最早的汉译密典人。西晋怀帝永嘉四年(310年),西域僧(一说龟兹人)佛图澄来洛阳。史载他"志弘大法,善诵神咒"(梁《高僧传》卷九)。

由于他的影响,密咒的知识渐为普及。至西晋龟兹僧帝帛尸梨密多罗(吉友)来东上.译出《大灌顶经》、《孔雀王神咒经》等陀罗尼门密典后,开创了印度密典译传于中国的新时期。由于他所译的经有理有法(粗浅的修法),故又有人认为他为密咒译入东土之始,这显然是错误的,我们只能把他的译经视为密典译传的一个转折点。吉友后,南方译传杂咒经典著名的是西域僧昙无兰,译有《咒时气》等经。北方以中天竺人昙无谶为著名,据传他"明解咒术,所向皆验,西域号为大神咒师"。中国四大译经家之一的龟兹僧鸠摩罗什,也是"妙达吉凶,言若符契",所译有《摩河般苦波罗密大明咒经》等。南北朝时,密典译传继续扩大,北魏昙曜有《大吉义咒经》,梁僧伽婆罗有《孔雀王陀罗尼经》。隋代"开皇三大士" 共译约十部杂咒,唐菩提流支译经约十部,义净约十三部,玄奘约十部,实*难陀四部(均指为密咒经典)。由于这些密咒经典无具体修法,故未引起当时人的热情投入,学者们称此为"杂密"。

善无畏从那烂陀寺密教大德达摩掬多处得授瑜伽三密总持法门,唐开元四年(716)从印度携梵本经西域至长安弘化;善无畏来唐四年后,即开元八年(720),南印度高僧金刚智也携同其弟子不空,经南海、广州抵洛阳,大弘密法。金刚智原从南印龙智阿阇黎修学金刚顶瑜伽诸部秘藏;不空原为狮子国人,十四岁时,在阇婆国遇金刚智,随其修学。善无畏、金刚智与不空世称"开元三大士",是中国汉地密宗(唐密)的创立者。善无畏在洛阳大福先寺译出《大日经》和由弟子汉人一行撰的《大日经疏》,这是中国汉地正纯密宗的传授之始,世人称为唐密。善无畏、一行传授的以胎藏界密法为主,金刚智、不空传授的以金刚界密法为主;胎藏界以《大日经》为宗经,金刚界以《金刚顶经》为宗经,但胎藏界曼荼罗和金刚界曼荼罗均以大日如来为主尊。

善无畏弟子有一行、宝思、妙思、玄超、温古、李华等人,其中以一行法师最为著名。金刚智的受法弟子亦有很多,但比较著名的只有不空法师一个人,不空住持大兴善寺译密典和弘法近三十年,译经七十多部一百二十余卷,在四大译经家中,译经最多,翘居首位,所住持的长安大兴善寺,被后世尊为汉地密宗的发源地--祖庭。不空门下,弟子众多,其中有六大弟子被誉为"六贤",即金阁含光、新罗惠超、青龙惠果、崇福惠朗、保寿元晓、觉超。惠果俗姓马,九岁从不空的弟子昙贞受学,后依不空入坛灌顶,得两部大法及传法阿阇黎位。767年,从善无畏的弟子玄超受胎藏法及诸尊瑜伽,时称为秘密瑜伽大师。惠果住持长安青龙寺弘密,历任代宗、德宗、顺宗三代国师,青龙寺成为晚唐密宗的根本道场。他的弟子遍布天下,著名的有惠应、惠则、惟上、辩弘、惠日、空海、义满、义明、义照、义操、义感(以上兼传两部大法)、义澄、法润(唯传胎藏)、义智、义政、义一、吴殷等。 .

学术界有的人认为,汉地密宗(唐密)其兴也速,其衰也快。他们认为在武宗毁佛后,唐密已临绝迹,甚至有人说,唐密已完全被日本人学去,汉地已无密宗高师传法了。但从陕西扶风县法门寺地宫出土的新材料表明,晚唐甚至这之后的汉地密宗依然存在着很大的势力。法门寺地宫文物,基本上是晚唐时懿宗、僖宗在公元874年最后一次迎佛骨时所供奉。据《杜阳杂编》载,当时上至皇帝贵族,下到黎民百姓,人们对佛教信仰十分狂热。由此可知,当时密宗的信奉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在这些供奉中,密宗法物十分多。北宋初期,中印度的法天、天息灾,北印度的施护等先后来华,受到太宗召见赐紫,并于太平兴国七年(982)设译经院。天息灾(后改名法贤)译有《大乘庄严宝王经》。《最上根本大乐金刚不空三昧大教王经》等,法贤、施护等也都有译着问世。北宋以来,法贤等所传的是以乐空不二的无上瑜伽密法为主的法门,这些法门由于与汉地文化思想有些抵触故曾兴起过褒与贬。宋真宗曾为此专下了道诏书,斥责道:"荤血之祀,颇读于真乘;厌诅之词,尤乖于妙理"(《宋大诏令集》卷二二三)。

于是,无上瑜伽部分的密法曾一度衰退,但事、行、喻伽部却仍有传承。至于明代,汉地密宗又遇非难,因密宗以非具金刚种性不能传授,故能领悟此法者难。明代特申禁令,不准传授密教,恐非其人反而有害于这一至高法门。我们从史书中可以看出,宋以后的汉地密宗是以藏密为主的,尤其是元朝更为盛行,这一时期西藏及印度的一些僧人相继来到汉地,忽必烈与藏密高增八思巴等的交往异乎寻常。这一时期的唐密好象在历史中失去了记载,很少有文章中提到。那么,唐密在宋、元、明这段时间是如何发展的呢?有人说此时唐密在汉地已消失了,没有传承了,这是不正确的。

事实上,这一时期唐密不过是由官方走入民间,由公开到半公开,化整为零而分地弘传。辽宋朝阳市北塔出土的密教文物为研究辽代密教及至唐以后新传入的无上瑜伽密教提供了珍贵的实物,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与法门寺地宫出士的密教文物,并为密教文物的两大发现。塔中出土的刻写密典《大佛顶》、《大随求》、《大摧碎》《佛顶尊胜》、《大轮》、《心经》、《百字》等陀罗尼与金刚杵、*轮、灌顶壶等法物,表明延昌寺(北塔原名)是一座传持唐密和无上瑜伽的密教寺院。延昌寺是辽代北方的一个密教中心,由出土文物表明,唐密不仅没有断绝,且还在有的地方极为盛行。关于金、元、明及清代的唐密传承,由于文章所限,此处便不再探讨了,留待以后说明。

唐密在唐时或唐以后,又演化出几个小的支派,有的至今仍有传承。本文先介绍一下峨密、川密及五台山密宗。峨密开山祖师大颠(惠朗)系不空六大弟子之一,即崇福惠朗,是一位得大道者。峨密本世纪十三代传人映空及十四代传人空空护法大师,均是名扬国内、盛名一时的。川密的弘化区与峨密本属一地,但由于所传密法之人不同而有区别,故我将之分为两派。剑南(今成都市)惟上是得大成就者,空海说他"钦风振锡,谒法负籍",评价十分高。惟上学成返川(惟上之师是惠果),在成都一带弘法传教,此后在四川诞生了两位祖师式的大德--晚唐五代的柳本尊和南宋的赵智凤,被称为"唐瑜伽部总持王"、"六代祖师传密印"。在晚唐至南宋近四百年,他们一直活跃在川西和川中一带,盛传金刚界五部密法,大足宝顶大佛湾、安岳毗卢洞等处是其道场。公元766年,唐代不空法师晚年奉诏命弟子含光于当年道义悟见"金阁浮空"的五台山建金阁,依诸经轨构置殿堂,按道义所述并参照印度著名寺院那烂陀寺形而建。五年后,寺成,不空泰敕为金阁寺开山祖师。表请各置定额僧二十一人于金阁寺等五寺,以含光为上首,故后人称其为金阁含光,从此成为密教的一处中心点。五台山为中国四大佛山之一,也是汉地唯一的显教和密教道场(现多属藏密)。

二、传入日本的唐密

空海出身于日本豪族之家,从小受儒学熏陶,后于奈良东大寺受具足戒,改名空海。三十一岁入唐求法,在长安期间,于青龙寺东塔院拜惠果为师,亲受灌顶。最澄(767一822年),日本近江滋贺人,十六岁出家,后在东大寺受具足式。最澄入唐,初期从天台山道邃,行满受学天台教义,从倏然习牛头禅,后从越州(今绍兴)龙兴寺顺晓受持密法,携经疏332部凡700卷及法具归国。最澄在家乡比睿山中建寺院,被称"山岳佛教",因其将天台宗教义与密宗理论融为一体,主张"圆密一致",故又称天台密教或台密。有人说台密是台湾密教,这极为荒唐,台湾在"日据时期"(1895一1945),日本真言宗以"随军布教"方式传入,建有四座寺院,华人信徒千余人。日军撤离后,日本密宗即迅速消退。直到1974年,悟光法师自高野山(东密的道场)学成归台,灌顶传法,全台才有了密宗的中心四处。空海在高野山创立了日本真言宗,这个宗派与台密被称为"平安二宗"。

为了与最澄的台密加以区分,空海创立的称为东密.现今有人称日本密宗为东密,显然是已经概括了东、台二密,这是错误的。有人认为日本在东方,才把日本密教称为东密,这也是不正确的,东密是日本东寺密教的简称。平安朝初期,所谓八家的传人,但其中专修密教且得到正统密诀的归国者,却只有空海(774一835)一人。空海与其它密教家不同,他为密教作了教相判释。空海弟子众多,以十大弟子为最,其中首推实慧和真雅,真雅被"中院流引方血脉"认为继相大日如来、金刚萨埵、龙猛、龙智、金刚智、不空、惠果、弘法(空海)之后的第九代祖师(见阿阇黎密林《密教通关》。唐大和九年(835),空海于金刚峰寺去世,后追赐大僧正法印大和尚,溢号弘法大师。东密以两部大经为主(《大日经》与《金刚顶经》),台密则在两部之外再加上一个《苏悉地经》。但遗憾的是,日本密宗只传承了密宗四部中的作(事)部、行部、瑜伽部,而未接收无上瑜伽。

近数十年来,去日本学密者时而有之。日本学密,始于桂伯华居士,他于1910年入高野山学密,然未回国即病逝日本。曾赴日本学密的居士还有陈济博、江味农、程宅安等人,后者撰有《密宗要义》。居士弘扬东密最有影响的,为王弘愿、顾净缘二人,王弘愿由于后来传法不守规章而遭非议。顾净缘(1889-1973)先在长沙办"二学园"、"两湖佛化讲习所",甚受唐生智尊仰。1928年去日本学东、台密,得阿阇黎位,在上海建畏因同学会,创《威音》佛刊,常以"谢畏困"笔名刊文,著述颇多,惜多毁于"文革",传法弟子为现任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吴立民先生。入日学密的法师有显荫、谈玄等,日汉混血的曼殊揭谛法师,于1925年人日学密。在太虚法师支持下,大师弟子大勇(1983-1929)与月霞弟子持松阿阇黎密林(1894-1972)于1922上连袂东渡,人高野山随金山穆照学一年余;得法归国。大勇法师后来又入藏去学法,声名显赫(详见《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

密林法师于1925再次东渡,人京都比睿山延历寺、高野山学台、东密和梵文,他显密兼通,被"中院流引方血脉" 列为排在第63代祖师阿阇黎金山穆昭之后成为第64代传法上师。密林的著作有很多,如《密教通关》、《大日经住心品撰注》、《金刚大教王经疏》、《苏悉地经疏》、《金刚界行法记》、《密教图印集》等,其中《密教通关》很值得大家一读。密林法师在辽宁、南京、北京、抗州等地讲经授法,将唐密金胎两部大法弘扬二十多年,被佛教界誉为恢复了"唐密绝学"。

(本文曾刊登于《菩提心》杂志)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