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陈士东居士:仲敦巴仁波且传略


   日期:2021/1/11 8:22: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仲敦巴仁波且传略

顶礼仲敦巴尊者!

陈士东

仲敦巴仁波且姓氏曰仲,全名仲敦巴·嘉瓦郡乃,意为“胜生”。仁波且于木蛇年(1005年,宋景德二年)生于藏北念青唐拉沃杂杰莫地方(即堆隆菩,在今拉萨西北堆隆德庆县)一个富豪人家,属羊协氏族。父名达松格显,有的史籍称库堆萨季玛。仁波且幼年丧母,其父续娶,他与继母不和,继母常欺负他,如一次继母挤乳,他打牛,牛走乳倒,遭继母痛打一顿。仁波且虽幼,然心智殊特,自思云:“于此争闹,不如他往为乐”,遂离家出走。幼年在许(今朗县)地方学藏文,后迁居到康区去,在半路上遇到正要到尼泊尔去的康地大德赛尊,见后生信,就在路上拜他为师,时年仁波且十五岁。后此大德至跋薄,住一年而回,又相会于玉如,仁波且请求随行左右,大德告其:“汝明年可随康地商来,若今引去,恐他人谤为窃幼童子也。”次年十七岁,随商人至康地,赛尊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他对赛尊勤谨侍奉,为他做放牧、推磨等农牧业生产在内的各种活,还努力向他学法,依止上师十九年,善巧显密诸法。后于一日,与诸学者谈论法义,智胜一切,法增居士之名,遂遍闻于康藏。但这时他并不以此为足,自思云:“得此难得有暇圆满之人身,必须修一真实佛法。但现所学者,是何境界,须再学否?要请问印度大善巧者,而请问须能自问不用译者为好,遂依印度三藏法师弥底(即声刺或名念智法师,此师功德甚大)学梵语文、印度声明学,仁波且后来通晓梵文,皆是上师班智达弥底的功德。

后听说阿底峡尊者到了阿里,他欢喜无量,于弥底班智达处得闻尊者之名时,就情不自禁欲往依止。对他要去阿里向尊者学习之事,赛尊是非常赞同的,为他准备了牲口、行李、书籍等,送他上路,这年他三十八岁,临行前,赛尊大德告曰:今可与父相会(授记必会投到尊者门下)。他自北路行,至前藏场喀梭曲时,以法教化此处之官,其供养热振地方寺庙,请求留此受供养。仁波且云:“汝可改此恶行,建设弘法处所,明年有善慧译师至,可请其弘法。我今无空,须急往阿里谒大善巧者,待我回时,当受汝施,更当于热振建寺也”。仁波且行到拉萨附近的彭域时,遇到鲁梅十人中一人的弟子--噶瓦·释迦旺秀,仁波且告诉他,自己要去请尊者。释迦旺秀很赞成,于是二人商定,如尊接受邀请,愿意到卫藏来,就由仁波且写信回来,请释迦旺秀和卫藏各地方领袖人物商量,共同迎尊者。水羊年(1043年)初,他到达布让加香,遇到正准备经尼泊尔返回印度去的尊者,仁波且见到尊者那年他三十九岁,尊者已六十一龄。尊者因离印度来藏时与印约定三年后返回,此时已到期限,为不违约,准备返印,然在他内心也是亦未决定要走,因尊者在被迎请到西藏弘法的前夕,曾祈请本尊圣救度母,以观征兆。度母悬记云:“一般和个别的一切事业,都有很大发展。特别是依托一位在家居士,将有大的利益”。度母又指示去请问空行母,空行母亦谓若往西藏当有益于正法,特由一居士得获利益。而仁波且正是菩萨所指示的那位居士,他曾依贾地漾勒波受五戒,系居士身,以有特别缘起,供蓝布猞猁袍子,以衣带围绕六匝,表行六度(菩萨度生的六种方法),仁波且是观世音菩萨化身,曾多次幻化身入印度,以协助尊者入藏。康区喇嘛得知尊者到藏地后,一致向尊者推荐他,另一方面,在仁波且未至之前一日,尊者得绿度母指示,谓心传弟子的大居士将到来。尊者乃严整以待,先陈密集金刚坛城图以待灌顶,然自朝至暮尚未见至,弟子辈不禁暗中私语:“难道度母戏语耶?”尊者起座出外散步,果遇仁波且至,仁波且以其所证悟请教尊者,尊者以手加额谓:“此为最善”,赞叹不已。仁波且也十分敬佩尊者才学,认定尊者为自己终身之上师,遂叩求尊者收摄,尊者见其根性不凡,求法恳切,遂应允之,二人一见如故。仁波且对尊者作了极大供养,不仅供以世间各种财物,且身口意都听从于上师之教导,尊者作吉祥赞赞之,乃命入坛城中,为授密集灌顶,做大加持及授传承,另外还授文殊金刚圣像一尊,此像最有加持,为西印度王送来者。当日尊者之施主,供仁波且酥油一块,他化而注为通宵灯,供于尊者像前,自此以后,乃至尊者圆寂,此灯不灭,这个缘起实在很好,次喻仁波且能得尊者之法脉,能令法灯常明,另一方面,也说明尊者之大法会常存于世,照耀世间,如论中所说“但有讲说者,此便住世间”。仁波且为了转移尊者返国之行,向尊者等一行人介绍并盛赞了拉萨、山南等地道场殊胜,僧侣众多,包括桑耶寺在内的各大寺院情况,并说明那里数千名僧人都迫切希望尊者前去传教。尊着听了很高兴:“这么多修梵行的,在我的家乡也没有,其中一定有大阿罗汉。”说完向东方顶礼,改变了返印计划,决心本着弘扬佛法的心愿,应允接受邀请。仁波且恐中途生变,立即写信给前藏僧众中的释迦旺秋,此信名《寄藏中诸师友书》,该书系一封颂体书信,计有十七颂,书中有“形如大车轮,南瞻部洲中……”等词句,依照书中示意,催促藏中师友们使他们秋季以前赶来迎接。释迦旺秋将这一消息告知鲁梅四柱弟子之一--主持杰拉康寺的尚那囊?多杰旺秀及其他有关人士,并和卫藏各地方势力共同商议,派出代表去迎尊者。前去迎接的代表与尊者及仁波且一行在后藏的贝塘地方相会,然后一同沿着雅鲁藏布江,经过后藏来到拉萨。尊者在藏传教达九年之久,仁波且追随尊者时间最长,从入阿里迎请直至一○五四年尊者在聂塘圆寂,他一直在尊者跟前,在尊者诸弟子中,以他依止年岁最长,所学最多,处于大师兄地位。仁波且生平仅有五师,印度二师,西藏有三位,在这五位上师之中,他最敬重的便是尊者,昔后藏中,一切译师智者集会之处,有一泥滩,他尽脱衣服扫除泥秽,不知从何取来干洁白土覆之,于尊者前作一供坛,尊者笑曰:“奇哉!印度亦有类似汝者”。仁波且曾云:“我慢高丘,不出德水”。对上师比敬不勤,于众生更无悲心可言矣,对谁还会敬重呢?仁波且事师极谨,于此不便详说,只略举一例明之。如昔仁波且服侍尊者,师每大便,乃至粪秽皆必以手捧除之,一次出倾之顷,即得大神通,能见大鹏所飞历十八日之远程中一切事情,此盖即事师而得功德。另外,仁波且也非常注重修持,他遇有急事,则行五种供养:一.供三宝,二.承事僧众,三.供朶马,四.造泥塔,五.诵经。尊者对他也十分赞赏,许为心传弟子,如尊者在藏常患头痛,呼他嘱以手抚其头,谓曰:“汝心良善,手触吾即安”。就这样,仁波且追随尊者十五年,尊者把所有一切显密教授都传给了他,尊者时以《菩提道灯论》、《菩萨宝鬘论》授之,他问“最上密如阎摩王法,内外坛场皆曾以教众,何以但以此二论授我?”尊者告知:“我若不遇汝,则此二论,将无人能解,故特予汝”。有人以为噶当派没有密法教授,这是非常错误的认识,尊者传密法极为谨严,一般不在众会普传无上密,但对仁波且、俄·雷必喜饶及第一世五智喇嘛弥伴等却尽传了密乘无上心要,如对仲传了《密乘四部续》教授和《成就心要类》教授,所以尊者不是不传密法,噶当派也并非没有密乘教授,尊者名著《菩提道灯论》中有“由显入密”教导,说明是显密并重的。尊者在桑耶寺时,曾把密咒行的多种方便和大手印教法等众多教授传给仁波且,但他认为一般人对于密法如言取义的粗行过失的缘故,深加隐密,不轻易示人。虽于显密教法均得究竟,但常讲《般若八千颂》、《八千颂大疏》、《略疏》、《二万光明论》等,对于密法,不多宣说,然而对于密咒的《智成就论》已曾作译校工作。他住耶巴时,自念末世有情,浊情深厚,今师长在世,须请一永利有情之教授,遂日日请问法义,以尊者之答而成《问答摩尼鬘》(此论以问答为体,为教授之精华,内分二十三品,译可十卷以上,总摄颂文为《菩萨宝鬘论》)。阿底峡尊者圆寂后,仁波且成了噶当派新的领袖人物,如尊者将入寂,其弟子请问法要,谓:“师去后,我当修定耶?”尊者云:“定不是法。”问:“终身讲经如何?”尊者云:“讲经权非法要,当依仲敦巴舍世间心,修出离心也”。

尊者一○五四年在聂唐圆寂,水羊年(1055年)仁波且在聂唐主持了悼念尊者的仪式,并在那里建了一座寺院,该寺由仁波且主持,庞顿出资创建,名古朋寺。该寺分前后两进,由于正殿主供镀金卓玛佛像,此像乃尊者自家乡印度萨霍尔带来,因此该寺又名聂唐卓玛拉康(意为聂唐地方的度母佛殿)。又因该寺坐落在聂唐地方,故又称聂唐寺。仁波且将尊者骸骨存放在聂唐度母寺的宝瓶内,寺内塑尊者像,留有壁画,以供后世瞻仰。这以后,他回家乡去了一次。不久,藏北当雄一带的地方头人集会,派人请他到热振地方传教。火猴年初(丙申,1056年)受达木(今当雄)迎请,他带领尊者其他弟子,连同尊者遗体一起搬到了热振地方(今林周县),同年修建了热振寺(一说为1057年),将尊者遗骨供奉在热振寺的银铸灵塔中。热振寺是《噶当宝籍》等许多教典中悬记的圣地,受过尊者盛大称赞,是法王仲敦巴师徒的寺庙,成为噶当派教法的源头,噶当派就是以热振寺为根本寺院,由仲敦巴传承尊者的教旨而逐步发展起来的。他以后一直住此寺中弘法传教,大约住寺九年,领导着尊者的其他门徒和他新收下的弟子,他一生虽未受过比丘戒,以白衣传法,但他持戒极严,一切尊照戒律界限而作,非为末世白衣之浸无矩度也。如他观见一修密者饮水,举杯即饮,因问之云:“汝不念三宝恩乎?”另外,他佛法精深,传教极广,对于各种经论皆已通透,如对尊者传下的菩提心修法,他更是心领神会,在自著之“要门八座法”中详论了发心法的修习。因此而弘传盛大了噶当派,以居士之身胜过其他比丘僧,将一生奉献给弘扬佛法事业上,也正是因此,他得到了尊者其他弟子也就是他的师兄弟们的支持和爱戴,师兄弟们如敬师一样敬重他,如尊者三大弟子中的俄·雷必喜饶虽与他是师兄弟,但却很尊重他,曾几次到热振寺去求教。仁波且在热振抱病时,贡巴瓦在生区,相距三日程,贡即知之,乘空而往慰问,不由门入,仁波且力诃斥之,谓神通乃可羞之事。又热振有上下二寺,一寺作法,缺粮,众皆惊恐。贡巴瓦云,不妨,有人已送至半山。后果然。众散后,仁波且责之,谓有功德,当善隐藏勿炫耀,因此禁现神通,遂成噶当定制,这也是符合释迦遗教的,释迦佛曾云:“凡我弟子,不显神通”。因噶当派不涉及政治,不以神通惑世,戒律清净,一心为度化众生,当时的藏族僧众曾盛称噶当派有德行,也最受群众支持。仁波且于藏历第一饶迥之木龙年(甲辰,1064宋治平元年)圆寂于热振寺,世寿六十岁,他常驻锡热振寺,因此该寺留有他很多遗迹,寺内除了有他灵骨塔外,还有他所住过的岩洞,寺院及寺内有他的法座和著名的熏香百供塔。关于仁波且的弟子,见于记载的高足有五十余人,其中最主要者为博朵瓦、普琼瓦、谨俄瓦三昆季。博朵瓦·仁钦赛,是他大弟子,尊者在耶巴时,他闻习了尊者的修持次第,又在热振寺从仲敦巴学习教诫,仁波且圆寂后,他任热振寺堪布,他是仁波且事业的得力继承者,博朵瓦对仁波且也十分敬重,他曾教示谨俄瓦诸人:“汝能值遇如此菩萨,我之知识,如教奉行,实属大福,今后莫觉如担,当为庄严”。普琼瓦·宣努坚赞是仁波且二弟子,原在聂唐随尊者习法,尊者圆寂后,随仁波且到热振寺学噶当教诫,并奉上师之命为几位弟子讲授《俱舍论》。仁波且对普琼瓦非常器重,将尊者密法噶当第十六章教诫仅授于他,此法之传承是当年尊者与仁波且居于叶尔瓦拉日山时,尊者答复几个重要弟子问题并述说仁波且之事迹,并告知仁波且为宣讲未来所化之事,要他终身奉行第十六章教诫。之后,尊者与仲敦巴又将第十六章教诫传授給俄·雷必喜饶,雷必喜饶则传授于阿里的喜饶坚赞,喜饶坚赞传格西普琼瓦,普传绛山仁清坚赞,开噶当派“口诀”一系。尊者与众弟子问道录全名为《噶当宝籍》(或《噶当书》、《噶当师弟问道录》),这部书是尊者门下师徒秘密传授的教法,未在世上广泛传授,其中仲敦巴仁波且请问尊者的问道语录名为《祖师问道录》。有广本和略本尊者传,噶当十六明点传承师别传等汇编;由俄·雷必喜饶和枯敦等请问的名《弟子问道录》。谨俄瓦·次程巴是仁波且三弟子,他二十岁时到热振寺,师事仁波且,因常随上师左右,故称谨俄瓦,意为“眼前人”,他亦从仁波且得秘密指授。

仲敦巴仁波且肉身虽入灭了,但他化身会象《噶当书》中记载的那样,会常入世间度化众生。如后来的三世章嘉活佛在藏地时,一次举行会供轮祭祀活动,在返回途中,从柏林深处突然出来了一个衣袖搭在肩上的乞丐,堪钦多杰强对章嘉说:“若有尼泊尔章噶(尼泊尔货币),就施舍给他吧!”章嘉问侍从:“有章噶吗?”转眼之间,那人却不知去向了。土观活佛曾亲耳听章嘉说,那人可能是仲大师。《噶当书》中就有这样的话:“我的真正化身,多次装扮成比丘,模样如同贫苦的叫花子”。最后,我以古代大德的话来赞颂仁波且的功德:

阿底峡仲敦巴如一双日月,用恩德将西藏的全境照亮。

原文发表于《菩提心》电子版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