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师开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在线共修

经咒学习

大宝法王

道证法师

净土法门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佛教仪轨

佛友商讯

电 子 书

 

大安法师

法宣法师

星云法师

 

素食护生

佛教问答

世间百态

热点专题

戒杀放生

慧律法师

净界法师

圣严法师

全部资料

佛教知识

法师介绍

佛教寺庙

佛教新闻

戒除邪*YIN

慈诚罗珠

寂静法师

海涛法师

热门文章

积德改命

精进念佛

深信因果

消除业障

学佛感应

益西彭措

达真堪布

证严法师


首页 -->居士文章

 陈士东居士:时轮金刚法概说


   日期:2021/1/10 17:20:00     下载DOC文档         微博、微信、支付宝分享

时轮金刚法概说

陈士东

     时轮金刚是密宗无上瑜伽部的重要本尊,其法脉传承在当今藏传佛教各大派系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五大金刚法中,独大威德经能海上师于内地有所传承,仍然有人在灌顶传其法外,另外四大无上瑜伽部法要于汉地却未闻传修信息。虽能海上师当时亦曾带回时轮和胜乐的经续,但由于因缘不和,未能将这二尊的法脉传下。今趁此密法大兴于世的时节,向诸位金刚同道介绍一下时轮法的基本内容,以此因缘,希诸同道引生正见,同修密法,共证无上悉地。

一、时轮乘源流

    当今之世,有学人谓密法非佛法,视之为外道,甚至一些佛学大师也对密法持有异辞,如印顺法师等将佛教在印度绝迹的责任委诸密教,谓之“律以佛教本义,几乎无不为反佛教者”。这种说法我们不敢认同,回教徒入侵印度,实是佛教在印度灭亡的主要原因(圣严法师语),怎能降罪密教?所谓密法非佛说,则更是犯了诽谤之罪,太虚大师曾说:“香巴拉与南天铁塔所流出之密法,决不能以无史实可稽而斥之!”密教尊大日如来为教主,但亦不否认释迦牟尼佛曾经讲说密法,佛陀在世时亲讲了《时轮本续一万二千颂》及许多密法,在他入灭前又宣说《秽迹金刚说神通大法陀罗尼法术灵要门经》,而且不仅释迦牟尼演讲密法,诸佛菩萨亦讲密法。密法乃金刚手菩萨集诸佛心要而成,如何可说密教非佛法呢?佛教取果地为方便,而般若实相又为佛教终极之果,故密法乃般若之精华。昔有弟子询诺那活佛密宗境界,师言:“《金刚经》境界即密宗境界。”又能海上师言:“若问我为何宗,答是大般若宗。”若纯以显宗某些不了义方便法门考究即定以非论,是则不晓《金刚经》“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导师释迦牟尼于火鸡年出生,水马年三十五岁在印度金刚座于四月十五日(氐宿月)成无上正等正觉,之后沉思云游各地四十九天,此间宣讲了甚深大法《华严经》。《华严经》是佛以法身大日如来身相而宣说的,故境界十分高,当时小乘弟子多不能理解,是以又于六月四日在贝拉那斯仍显肉身相传四谛*轮。由此可见,大日与释迦是不二的,不过有法身与化身之别。密法是法身佛所传,为佛法精髓,宗喀巴大师曾言:“密法比佛更难得。”但由于因缘未到,释迦隐而不宣。至次年三月十五日,机缘成熟,释迦佛应香巴拉国王和九十六国王公请求,在吉祥哲蚌塔下兴建法界语自在坛城,于虚空宝瓶中化现光华星宿坛城,释迦佛显现为时轮金刚威猛相,向与会者赐灌时轮金刚的童子式世间顶和超世顶,宣说密教大经《时轮本续一万二千颂》,于此时还开示了众多密教法门,金刚手菩萨(显教称普贤菩萨者为化身)亲得灌顶。另外,据密典记载,释迦佛还把时轮教法传给了邬仗那一位国王英扎菩提,一部经载有他向佛问法之胜劣,佛示以密乘超胜,并赐灌顶。但这一史传有不同见解,因英扎菩提曾出现于密集法类传承中,在此不予多述。
     上言之金刚手菩萨乃指报身香巴拉法王达哇桑补(月贤),是香巴拉国的第一任法王,他结集了密教经典,其中包括有《时轮本续》,月贤还撰写了《时轮本续大疏》。所以后世人言时轮坛城即香巴拉国俱种王的皇城,是存入密集续部经典的地方。第二年三月份,月贤王在香巴拉本土用五彩宝石建造时轮意境坛城,为九十六个小国眷属有缘者并无数天人说《根本续王》,将王位传于王子拉旺,然后往生色究竟天弘法。从此以后,香巴拉国法王父子代代相传,广转*轮。现今是二十一代柔旦(柔旦即有种之意,或曰日丹,为香巴拉国法王称号)不灭王当政,离时轮化身第二十五代柔旦扎乎出世还有三百多年。香巴拉由于历代法王教育,国内的众生都享有金刚乘的缘分,所以成了地上乐土,佛教说其国在印度北方大海中,其庄严如极乐世界,故修时轮金刚法者多求生该国,此较往生极乐更为容易,因佛教认为宇宙有二十八层天,欲界六层,色界十八层,无色界四层,时轮金刚城不在天上而在地上的香巴拉,而极乐世界却在三界之外。对于这个问题,学术界存在众多见解,以否定香巴拉及《时轮经》者居多,但作为密教行者来说,我们不应该盲目认同之。
    据持金刚王贡唐仁波且述,在公元八、九世纪,孜鲁班智达把时轮教法从香巴拉带入印度,他传给布多阿杂亚,布多传大时轮足,大时轮足又传了小时轮足等人。大小时轮足对时轮教法的弘扬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大时轮足对时轮通达,又精五明,将时轮教法在中印度弘扬,其门下弟子高足五人,并有小时轮足和那若巴二大弟子。密教史记载,大时轮足曾得到观音传授的时轮灌顶、经本和注疏,并为《时轮经》作了法疏,另据传说,大时轮足在前往香巴拉中途被观音领至马来耶山,传授时轮教法,这说明大时轮足对时轮法必定有着甚深的领受。小时轮足对于时轮法更是万分推崇,他把时轮法推广到那烂陀寺,布顿大师书载,小时轮足在那烂陀寺修建时轮殿,调伏了寺内的五百班智达。时轮乘在小时轮足之后传到尼泊尔和克什米尔,传入尼泊尔的是摩诃室利巴扎班智达,他从尼泊尔到中印,从小时轮足的五弟子听法,尤其从曼殊格底学得全部教授。另外,阿底峡尊者(曾学法于那若巴)在进藏途经尼泊尔时,也于1041年在加德满都谷地和尼泊尔平原弘法时轮教。传入克什米尔的是足贤,他从中印学成后回克什米尔广传时轮,小时轮足的同学戒生智也将时轮灌顶书寄至克什米尔。十一世纪末十二世纪初,时轮乘在克什米尔兴盛一时,有月护(月怙主)大师弘扬。时轮乘在印度兴盛时,印度河流域已被伊斯兰军占领,加兹尼国王正窥视着恒河流域的大片土地,正因为时轮乘处在如此的时代,故没有流传太久即遭挫折。
    时轮乘法雨曾散布到许多国家,主要为印度、西藏两地,旁及尼泊尔、克什米尔和孟加拉诸国。但后诸小国不久即归于消沉。时轮乘在印度消亡之际,正是它于西藏兴起之时,就这样,密法的舞台由印度转入西藏(金刚乘、真言乘、持明易行诸乘,已于莲花生时传入西藏,时轮乘为最后传入藏地者),并由此在雪域高原兴盛发展,传承至今不绝,此功劳以西藏诸师最大。
    最先将时轮法传入西藏的是班智达月护(月怙主),本名喀且班钦·达哇贡布,为古印度迦湿弥罗(今克什米尔)人,是小时轮足的亲传弟子,他曾在其生地克什米尔大弘教法,后应卓敦译师之请进藏讲传心要,是时轮乘第五代传人,又是密集龙树派传人,在印藏颇有声望,曾三度入藏弘法,始与香蒲琼瓦合讲《时轮大疏》(又云《时轮广释》),又著有《时轮无尽明灯教授释论》和《根本智论释》等诠释作品,为时轮教法在藏地弘扬打下了坚实基础。时轮法在藏地的主要形式是译传,在月护之后几乎同时出现了玛·格维罗哲(善慧)等二十多人的译本,形成了二十四种传规,即二十四种流派,但这些流派的产生都是以月护的思想为中心的,月护将时轮修法完整地传给了贡巴关却,贡巴关却又传给卓敦南木拉泽,形成达哇贡布传系。另外一位在西藏对时轮乘作出重大贡献的人是吉觉·达维鄂色(月光)译师,其功绩不亚于月护。他最早将《时轮经》译成藏文,并沿用月护的时轮历算法,把公元1027年定为藏历饶迥纪年的首年,也是时轮乘传入西藏的始年。在此之前,西藏便存在以月亮盈亏计月份的本教原始历算法,时轮历法沿用后,藏民在原始历算基础上,又吸收了印度历法及汉地历算技术,逐渐完善成为今天的藏历。时轮乘传入西藏后,逐渐形成了众多派别,主要的有卓、热、恰、扎四大流派,中又以卓派和热派最有影响。另外还有几派是继承古印度时轮修法的,如噶当、噶举等。总之,从释迦佛起,经香巴拉诸法王、印度大师、西藏诸师,代代相传,法脉从未中断,其传承持有者均是学精显密,德行高尚,修证亲验空性的大德,保持了时轮法统的纯洁完整以至今天。十世班禅(已寂)、云登桑布(已寂)、却西活佛(已寂)、六世贡唐仓(已寂)、晋美彭措(已寂)等都曾对时轮法加以弘扬。

二、时轮金刚法义论

    时轮乘(KAIACAKRAYANA)以研究时轮变化为主要任务,据吕建福先生的解释,KAIACAKRA由两个词组成,KAIA意为时间、季节、时代、机会等,CAKRA意为车轮、圆盘,引申作支配、领域、军队、群体等,两个词合起来就有时间之轮的意思。顾名思义,时轮乘的中心思想如其名称所标立的那样,包涵时间和车轮两个概念范畴,它的含义那若巴总结说:“时间如同不变的法界,而车轮是时间的显现”。时轮乘对时空的认识与现代人的常理惯性思维不同,时轮乘认为,时间是终极存在,是世界的真实,是永恒不变的;车轮是时间的显现或表现形式,是存在的现象世界,是虚幻的、相对的、暂时和变化的。依照常人惯性定式,对这一说法当然会存在诸多疑虑。但我们要知道,常人认识受到各种各样相对范畴或概念化的影响,其认识的外延不出乎相对的时空条件。大家知道,爱因斯坦创立了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揭示了四维时空的物理存在,提出了E=MC²的质能转化定律,成为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他当年就曾支持西方心理学奠基者荣格对藏密作大量的考察研究,他的相对论可以说受到了藏密时轮乘的影响。但大家是否晓得,相对论只不过是爱氏探索宇宙人生的一步,统一场理论才是他苦恼了四十年临终而未能完成的志愿。而时轮乘把宇宙的真谛浓缩在时轮金刚坛城中,将身、心、器世界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用比较现代的说法表达,可称之为多重时空重叠(这里的“时空”为相对时空)。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放置球体,其中心、内部、边缘各部分因素受到的影响和运动空间轨迹以及所需要的时间是不同的,而球中心是永远不动的。这可以帮助大家体会,在密教中,对任何当体一法,皆有其外、内、密、极密之意义。比如《华严经》上所说:“一毛孔中现宝王刹,坐微尘中转大*轮。”一念中具三千大劫,这都需要我们在突破既定的时空观念下才能够理解。这也说明为什么密宗特别重视中观正见,没有中观见地,密法就变成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形式了。
    俸怀邦在一篇文章中说:“时轮乘就是特异功能,但不是主航道。佛学把时轮乘看作是副产物。”尽管后来他改变了看法,但这对密宗初学者来说还是有负面影响的。时轮修法达到一定层次是会产生神通神变,这不能否定,如觉囊派时轮大师玉茂木觉多杰“次赴乌郁观修,获得证悟,心中生起他空观,得了神通,显示变为鸦鹊等,于是成就者大为显著”(见《土观宗派源流》)。但是,时轮大师只是把这些神通神变视为一种修法的证会,还不能将此视为究竟,从过去、现在、未来三时解脱出来,证得道通才是时轮乘的目的所在。神通与道通存在着质的区别,佛家将通力分为五类,即道通(断惑证真、无需专修、自然具足六通)、神通(指修禅获得的通力,但不能证漏尽通)、依通(依凭符咒、丹药而得)、报通(生来就有,为前生习定之果报)、妖通(由精灵依附而得),五者中,依通不足取、报通不可求、神通不究竟、妖通多害少益。唯道通才是修持者所应追求的目标。经云:“五通仙人,六通罗汉”,可见证得道通者又岂是特异功能堪能比附的。去除了一些迷惑之后,下面略谈谈时轮修法追求的境界,以令人明了时轮法殊胜。“时轮”的意思为“时间终极的存在”,譬喻现实存在象时间之轮一样倏忽即逝,时轮密法认为,一切众生都在过去、现在、未来三时的迷界之中,该法指出在释迦牟尼(化身佛)之上还有一个“本初佛”(法身佛),此佛为一切事物之本源,只有信仰宇宙的本初存在或认知本初佛,依其法门实修才能从迷妄的世界中解脱出来。如何解脱?该乘主张修持者把握住永恒的时间(非凡俗所认知的相对时间概念),超越瞬息万变的现实世界。而如何把握并超越,用定义来说明就是把绝对的时间和相对的车轮(世间的一切变化现象,如宇宙的运转、人身的新陈代谢等)统一起来,这样才可以成就本初佛。此种说法不易理解,但若轻易即能明了又怎堪密中秘呢?话说回来,六祖惠能大师云“密在汝边”,不了解自身一切圆满那是愚密而非佛密,若不修证而自谓是佛便是妖密亦非佛密。佛密虽云自身圆满,但众生多不会应用,如身处宝山而穷近致死。言自身圆满,是因为时轮乘认为终极的时间和森罗万象的现实世界之车轮都包含在人身中,与生俱有,只要进行自身的瑜伽修行,就能实现时与轮,智慧与方便、众生与佛的统一结合,从而自身成就本初佛。言众生不会应用,是因为众生认假为真、以幻为实、执迷成悟,被未曾流转而自以为流转的时轮所迷惑。此或不为人所认可,下浅举数例,如人乘火车,觉自身不动而两旁树向后飞;如人见太阳晨起于东而暮落于西,以为日在运行,实不知是地球自转所致(若以银河系为中心,太阳又岂非完全不动?);又如转眼球以视蜡烛,虽蜡烛不动而能见之旋转也。世人多为种种假象所迷惑,这是因为人们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观,从而使自己戴上变色镜来看待事物而不自知。例如六祖见二人辩论,一说风动而使幡动,另一人则说无幡风无所动,故为幡动,六祖谓之风幡俱非乃是心动。若人悟此,则可渐明时轮运转,一切法相俱由心起,若见诸相非相,心无所动,就能动转一如,色空无别,开显见空智慧了。凡夫心为境牵,心随境动,故致生老病死,轮回不休,圣人之心如如不动,动时亦是用心转物,故能自在无执,享受性空大乐。虚云老和尚在山中修行时,一日煮芋头后嫌热待凉,故打坐入定,友人访唤其出定时,竟然已过半月,开釜一看,内中芋已发霉,霉高寸许,然虚老才觉坐一瞬。因心未动故,时间就无所流转了。本来,时间就无所动,只是我们的妄心未能止歇罢了,我们的心念总在感觉事物,既而攀缘执着不已,于是“欢乐时日短,忧愁苦日多”,产生了长短分别。时间的久暂,唯心所感,一切苦乐,随境所迁,如果你在享受自己所喜欢的事物,总觉“时间短暂”;而当你在经历苦难的时候,则虽一刻而“如过三秋”。所以说,有分别心才有时间的分别,若心不动,则时亦不动,万象俱遣,故时轮金刚乘入静心要云:“不思不想不寻伺,不著不求住不动”。经云:“一念住,一劫亦住”,人只要能够在一念之刹那倾停止生命之流的消逝,便能同样放慢生命之流的消逝,最终达到如如不动的时轮境。

依据时轮乘中心思想的指导,该派对自然界作了划分,得出外轮、内轮、密轮三个时轮概念,用以说明宇宙和生命在时间中的生灭规律。其中,外轮是指天体四大洲、八小洲、山河大地等物质世界的形成、存在、变化乃至毁灭的运转规律;内轮是指人体的(色、声、香、味、触)五种体觉、十六禅觉(由初禅到四禅的禅定体察)的变化规律;密轮是指修生起次第的本尊、圆满次第的气、脉、明点等修治法门。时轮乘对时间有着独特的计算方法,他们对宇宙的运动规律了如指掌,修持也是按规律进行,因现象幻变是随着时间变化而运转,必须对时间进行很好把握,才能增进修持的进度,这种把握的前提是必须学习“时轮金刚时间计算法”。此种算法较为复杂,于此不便详述,其基础是要理解三轮运转的相应规律。时轮乘指出,天地时间周期以年为“时”,日行十二宫,时行21,600次分为“轮”(时轮历上,一昼夜平均为60时分,360日×60=21600),按此周而复始,流转不息,形成四季交替,万物生灭。藏历把天体分为十二宫,用十二属配五行纪年,有闰月,也有闰日。十二宫乃印度古天文所说之十二大星座,而密教胎藏界曼荼罗将之分为四方,每方三宫,如东方为夫妇宫、羊宫、牛宫,依此类推。这十二宫与人体是对应的,无上瑜珈认为人身之气在脐部运行十二宫,这样便“天人相应”,以人体小宇宙来探索天体大宇宙。由此,我们便可理解,古人谓“一息之间,天地往赴”并非空穴来风(按,藏地天文历算设在藏医院,这并非是没有理由的,喻示着外求法必须在内求法中解决)。内轮主要指的是人体的气脉循环周期,以一昼夜为“时”,诸气遍行十二轮,呼吸21,600次为轮,流动循环形成人体新陈代谢。时轮学可以说是时轮密法的理论部分,它将人体生理学剖析得非常透彻,使学者了知自身中“山河大地”的诸多奥秘,如其对人的呼吸次数的测算,就足以显示时轮学的真实性。《西藏的瑜珈和秘密教义》中说:“西藏上师和印度上师,同样认为每昼夜24小时共呼吸21600次(一呼一吸为一次),即每小时900次,每分钟15次”,这与生理学上每分钟平均呼吸16--18次的理论极为近似。密轮是三轮学中最重要部分,它将外轮与内轮结合起来,根据内外时轮客观规律来改变世间生死规律,是时轮乘为人类所留下的以净化超脱为目的的修持方法,以净治气脉明点获得法界大轮的空乐自在。

有些人总认为藏僧文化落后,这多多少少是从物质经济的角度去审视的,难道仅仅是物质生活才是衡量发展的唯一标准吗?在西藏,寺庙中多有专门的时轮学研究机构,除学习修观时轮密法外,还着重对时轮天文、历算进行研究,此外还包括声明、语法、诗词、书法、绘坛、音韵手诀、步法等,一个学修好的喇嘛,绝对是大科学家,可惜,人们多看到其信仰外壳,而没有深究其深刻的内涵。塔尔寺时轮学院非常有名,寺内汇集了众多高僧,他们德高望重,各个身怀绝技,多少年来,不少外地学子不远千里前往该寺以求法宝,这说明佛法决不简单的是一种宗教形式而已。藏地有许多时轮塔(时轮立体坛城),塔尔寺的时轮大塔(藏语“丁科却典”),系民国三十一年按九世班禅旨意由欧曲仁波切设计建立的,塔底周长36米,高13米,塔底面积25平方米,此种坛城表示了时轮道果的甚深境界。按藏传佛教仪轨,一般入时轮学院的人都要先学时轮金刚九神的各种典籍和坛城的尺寸色彩、勾画方法及修供仪轨,然后才能进入有关内、外的论述和生圆次第的修习方法,所以,一般受过系统修学的高僧,都能比较准确地测算日月蚀及预报天象。可以说藏族古天文学是建立在时轮乘基础上的,从而体现出了时轮法的科学性。

三、时轮乘修法

欲修时轮金刚法,必须获得时轮金刚灌顶,此种灌顶唯有法王级的大喇嘛或大活佛才能传授,且并非随便举行,而是经过较长一段时间才灌一次,所以是非常殊胜难得的。经过各种净化仪式,行者由上师带领进入时轮金刚坛城,在坛城中完成一系列的加持、授法、修持、灌顶及赐予成就等。时轮金刚坛城法天地之象,包含着极深的义理,外至天体宇宙,内至气脉明点,密至空乐和合,以特定的形象描述了宇宙人生的最深层次的实相境界。要修持时轮乘的二次第,应当受过时轮金刚独有的四种最高级灌顶,分别是:瓶灌(成就身金刚体)、密灌(成就语金刚体)、慧灌(成就意金刚体)、第四级最高灌顶(成就慧金刚体)。密灌和慧灌经宗喀巴大师改革后,已去除双修内容,如密灌顶只赐发象征空乐智慧的代表物棗酸奶,作为表示空乐和合。最高级灌顶的主要作用是净化身语意最深层的微细业障,使圆满次第修炼进入最高层次。具备这四种灌顶资格的上师是非常少有的,有些人偶尔受过一次结缘灌顶(按灌顶作用和目的可将之分为结缘、传法、阿阇黎等多种形式),甚至未经受灌顶,即敢修持时轮生圆次第并向人传法,不知是哪里来的传承加持力。

时轮金刚修法总体包括生、圆二次第,生起次第为基础,圆满次第为证入色空大印的高级阶段。生起次第初步是观本尊时轮金刚,念时轮金刚咒。此咒是由七个梵文字母组成的字符,名“舍刹麽隶婆罗耶”,汉语音译“才能十全”(注:这是时轮金刚咒的字符,并非本尊咒)。藏传佛教认为,时轮金刚咒字符(亦称为“十相自在图”)囊括了地、水、火、风、空五行及日月(阴阳):若以颜色标示,则“地”为黄色,“水”为白色,“火”为红色,“风”为黑色,“空”为蓝色,故时轮金刚咒字符常用五种颜色套写,组成精美的图案。时轮金刚心咒是时轮金刚微妙之心,读诵此咒可免除八万四千烦恼,所以藏传佛教把此字符视为神力无穷的吉祥物,装饰在灵塔等建筑物上。接下来第二步是三远离,远离身、口、意三门,隔绝外境,进入甚深静境,为修持圆满次第打下基础。时轮金刚的主修法是“六支瑜珈”、“时轮九神”,这两种都是时轮乘圆满次第修持气息的重要方法。六支瑜珈又名六支加行,其六步方法各派大致相同,但从名称上看,则觉囊派与格鲁派略有差异,如觉囊派六支为受摄、禅定、命力、持风、随念、三摩地,格鲁派则称为收心法、定心法、敛气法、持气法、忆景法、正定法,相比之下,格鲁派命名比较适宜。有人曾在文中将此六支瑜珈概括为“无念”,这是非常笼统模糊的,《坛经》言:“无者无二念,无客尘烦恼,念者念真如本性”,这是从般若的体用上来讲的,非上根人,不能承当。陈健民在他的《恩海遥波集》中介绍说:“完整具足的时轮圆满次第修法必为六支”,这中间还存在着甚深的义理,以“无念”作定论,则极易使人走偏。

第一加行收心法,觉囊派名收摄或受摄,受摄就显得有些浅显,因我们在生起次第观本尊及其心咒时,便已经同时轮金刚产生感应,甚至可以说在受时轮金刚灌顶时,学子就已被本尊摄受,现已至圆满次第,又何来受摄?有人解释说为感官的回摄,将感官置于心灵的控制下,这就应属于收心的范围了。收心法是使心不去附会五官,不分别作意。此法分为昼瑜珈与夜瑜珈,以消除妄念分别心进行修持,以特定坐姿分别于白天和夜晚进行,修至使烟等十相逐渐现前;第二步为定心法,觉囊派称禅定,按禅定的含义看,它无疑包含很多内容,如第六支的正定法也应属于禅定的范围,所以存在重复之嫌。定心法是摄心使之不散乱,观照空色的自性法身,通过智慧尽除一切戏论,但此境界如未亲自体验自XING*具足一切,只依靠书面理论去修是不能证得的。自性位于心穴之内,但并非是肉团心,而是一个控制整个生命和光明系统的焦点,为灵性之心。心轮就是焦点的核心,内中有根本明点。定心先要明心,若不知自心住于何处,又如何定之?另外,通过定功训练,能得到深邃的洞察力和返观内省的力量,在内观自省的过程中,感官无法再玩弄其习气的把戏,感觉目标失去了它们的吸引力,至此阶段,心灵充满光明,一切世俗之见消失无余;第三步为敛气法,觉囊派名命力,又称风行,甚至有的译为运气或受命,运气或受命译语不佳,容易引起人的误解。敛气法分为语要点和心要点两种,主要调节全身之气,使三脉六轮的气得以融合。在特定坐姿下,经过对身体的放松及诸脉轮的贯通,能量流从海底轮经中脉上升至顶,又从头顶流向中脉下端,阴阳两种能量于中脉得以调和,从而促进整个神经系统的功能更加完美;第四步是持气法,觉囊派译为持风,此二者为同义,在身体调柔后,接着对呼吸加以调控,通过对心、喉、额、顶等处气之调节,完成宝瓶气,并进一步调节下部各位置的气能,使上下左右周围之气合一,形成中住气,中住气溶于中脉后名之为持风。然后从持风生起暖乐之态,无灭之声及三界形象;第五步是忆景法,觉囊派称随念或作念,其中分为四要点,即身语混合的三要点及等置心、空色、大手印要点,通过对此长时修持,空色和心处就会立即发挥效力,逐步从各种障碍歧途中解脱出来;最后一步是正定法,觉囊派名三摩地或等持,此为六支瑜珈修持的最高阶段、最高境界。虽然觉囊派将三摩地分为有余依三摩地和无余依三摩地两种,有余依是世间一般的三摩地,无余依是出世高层的三摩地,但我们觉得这样仍然会令世人误解,以为时轮乘的修定法混同于外道定功,综观而言,正定法的命名较为合适。外道也有四禅八定,但那不是正定(究竟定),是故佛陀提出了第九定棗想受灭尽定,佛家称此为“九次第定”或云“九乘”,达到此定,肉体便能超越时间限制,而获得法身真如境界。通过此步修持,使脉界清晰气转依之,白色清净净治血肉,红色清净净治骨足,精液清净净治心力,地水火风并于虚空,最终获得三界自在的本初佛位。有人认为,时轮乘讲只有本初佛最为究竟,而将释迦牟尼亦置于三时迷中,并非如此,时轮法所强调的是重视法身作用,使人认知本初面目,非刻意贬低释迦,且时轮金刚乃释迦化身,他在菩提树下早已证得法身,所以二者是无别的。经中云:“十方诸佛一法身,化身百千无量亿”,此谓法界本体不异,如金性为一(法身),却能以各种器具显现(化身),学佛者当以正见为戒。

通过以上的简要介绍,大家可能已经对时轮金刚法理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如果真欲进行深入的研究体验,则必须具备一定的显宗修养和密教前行基础,并求得怀有真正传承的密法上师摄受,获得灌顶和要诀,切实地进行精进修炼,才有可能证得时轮的甚深道果境界。时轮乘是密宗无上瑜珈部大法,在噶当派,更是把它列入无二续中,今之唐、东、台密由于没有无上瑜珈传承,所以不具备时轮修法。现有些唐密修持者自谓亦有气、脉、明点的修法,或否定藏密,这仍然是对无上瑜珈取烦恼为方便,转五毒成五智的密法见地存在误解,对这个问题,今后可作专门的探讨。

原载于《菩提心》杂志2001年5期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